在台灣長大的我們應該都對「資源回收」四個字不陌生吧。像我們這一代(八年級生)從國小開始,教室後面就有至少四個以上的垃圾桶,分別寫著「紙類」、「塑膠」、「鋁罐」和「一般垃圾」。這個從小被養成的習慣,潛移默化地灌輸著我們,被分類出來的垃圾=資源回收=再利用。但,事實真的是這樣嗎?

 

回收率 = 再利用率?

    2016 年 5 月份,《華爾街日報》的一篇報導讓台灣以另類風光的方式躍上國際舞台。報導中盛讚台灣從昔日「垃圾島」蛻變為資源回收的國際典範,足可媲美德國等先進國家。

    據非營利組織「星球援助 Planet Aid」公佈的數據,台灣的資源回收率達 60% 。在全球僅次於奧地利的 63% 和德國的 62% ;遠優於美國的 34% 、英國的 39% ,以及亞洲鄰國日本的 21% 和南韓的 49%。

 

回收率=回收垃圾的量,真正重要的是再利用率 !

   各位都聽過台灣讚揚自己的 「回收率」 但聽過 「再利用率」 嗎? 但如果我們告訴你,被回收的垃圾其實並沒有全面再利用,很高比例的回收物最後仍然進了焚化廠,你心中會怎麼想?

 

「一般來說,被回收的紙類及塑膠類都能再次被加工成二次材料,一般來說。」

    塑膠種類千百種,其中最常見的不外乎為飲料寶特瓶及牛奶罐,便當盒上的塑膠蓋,但你應該早就發現,許多飲料杯或是紙碗內,都有一層薄薄的塑膠膜吧?沒錯!我們生活中使用的大部分容器都有塑膠的成分。塑膠聽起來是一種材質,但實際上組成方式跟原料卻分成許多種類。

 

 

在這邊跟大家簡單介紹最常見的三種材質:

   

PET : 飲料寶特瓶、牛奶罐、果汁的瓶子材質(其中又分成 1 號 PET、2 號 HDPE…等等)

PP :餐盒用的薄塑膠、吸管也是此材質

PLA:生物可分解塑膠(星x克透明飲料杯、雞蛋盒或是塑膠袋材質)

 

        上述看來,似乎所有塑膠項目都可以被有效的回收並且再利用,但事實真是如此嗎?  

    請各位試著回想,在生活中,應該時常將飲料喝完的空寶特瓶、牛奶瓶分類回收吧?而這類型的塑膠也是較為單純的、「雜質」較少的可二度利用塑料,一般回收業者最常、也最願意回收這個項目的塑料。因此,他的「再利用率」也比較高。

 

  但,你有回收過吸管嗎?塑膠袋呢?

    PP 材質一般來說也是可回收再利用的塑料,但吸管卻因為太輕、太小,導致沒人回收也沒人收集,間接變成污染兇手。你知道小小的寶島台灣,一年總共使用多少的塑膠袋跟吸管嗎?答案是: 165 億個塑膠袋、 30 億根吸管。每人平均三天用一根吸管,一年用 700 個塑膠袋。雖然環保署自 2018 年開始,對塑膠(塑料)用品修正了新政策:全台共計 14 類的場所,不得免費提供塑膠袋。擴大使用購物塑膠袋的限制,目標是塑膠袋用量從每人每年 700 個,減少到 400 個,到 2025 年再減少為 100 個。

 

「減少使用一次性塑膠用品」的大方向是對的,但回收產業後端體系,能不能順利完成「回收再利用」的循環,同時增加就業,創造收入呢?或者新政策只會尷尬地淪為「資源回收卻沒能再利用」的窘境? 

    上面提到的,近年來,容器上塑膠膜、材質越來越複雜,也造成了它被「回收再利用」的難度提升。過去的紙杯內裡,多用韌性好的 PE ,回收後可以再利用製成塑膠袋。但現在,常常因為需要耐高溫,改用 PP 材質。而韌性不夠的 PP 材質,再利用後只能製成更低價的填充料。間接也導致回收業者對其的接受度越來越低。與其回收進來後賣不出去,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收

 

    綜觀以上,現代的製品越來越多,你真的能清楚分出塑膠、紙類、紙容器類、鋁箔…嗎?若處理回收的業者沒有配合,那我們再努力做好分類是否也只是白忙一場 ? 雖然要完全杜絕塑膠製品很難,但我們如果能做到盡量減少使用,肯定可以幫地球減輕負擔。所以或許下次店員問你要不要加購塑膠袋,你可以很 Chill 又瀟灑的態度回答:不用!

 

 

 

– [ 丘哲學 ]